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0章深夜直播

2019-12-20 20:57 作者: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0章 深直播

在咖啡厅,听了一秘儿子急不可待的悬赏。

白驹当机立断,直截了当的告诉对方:“你找错了人,那人不是我。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我们,”他看看李灵和文燕:“我们还有事儿呢。”

对方显然不死心,居然打开自己的手机。

边看边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白驹,然后,巴嗒一声关上手机,说:“我又核对了一下,就是你。因为,我手机里有你当时拍摄的相片。”

这让三人一怔,面面相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被蒙在鼓里的文燕,挺身而出,去抓对方的手机:“我不信,让我看看。”对方当然拒绝:“噢这不行,这不行的,虽然你是美女,可我仍然要拒绝你。因为,这是关系到国与国之间的最大秘密。”

白驹李灵恍然大悟,会心一笑,不屑的瘪瘪嘴巴。

二人站起来,李灵礼貌地对一秘儿子笑笑:“对不起,我们谈话到此结束,你该为占用值班经理室,付费1000美元,支票也行。”

随即在桌下按按,值班经理和其助理,推开了房门。

“谢谢,我们谈完了。这位先生,”指指一秘儿子:“结帐,付费。”领先走出,白驹和文燕,鱼贯而出。后面,传来一秘儿子绝望的呼叫。

“回来,我没看错,你就是那个人,我手机里有你的相片。你回来呀!”

在吧女的引领下,三人重新走向落地大玻璃前的座位。白驹眼尖,远远地看到那儿,早坐着一位客人,正对着自己微笑呢。

白驹摇头:“这边刚赶走,那边又坐下。算啦,也不用赶啦,就让人家坐吧。”

文燕笑得有点诡异:“难得白工这么有礼貌。有礼貌的人,总是会受到别人的欢迎,说不定,那人就是你的朋友呢?”

“自打工作后,我就从来没有过泡咖啡厅的朋友。”

白驹边走边告诉文燕:“我的审美观和别人不一样,因为我没有兴趣和时间,来泡咖啡厅。”“所以你就是小克拉。”李灵嗔怪的轻轻推推他。

“人中极品,少有的怪物,一点不懂怜香悯玉,更不懂现代生活。”

“这是哪跟哪呀?”

白驹回头,认真的争辩:“现在可不是在公司人力部,部长大人不能以势压人,还有员工申述通道哦。”文燕就一反常态,带着嫌恹的瞟瞟同桌。

“你这人哪,就好自我清高,自我标榜,好像不这样,就不足以显示你与众不同?白工啊,你可不是生活在童话世界中呀。”

三人走拢了,那人站起来,迎着白驹伸出自己的右手。

“你好,白工,我们提前见面了。”然后,反客为主,指指一边的空位:“请坐!喝点什么?”白驹坐下,手指戮在自己脑门上,费力的看着对方。

“你是?声音好熟。”

那人笑了:“我是顾主任,A厂的厂办主任,本来与你约好的明天见面,对不起,提前了。”白驹恍然大悟,放下了脑门上的手指头。

“对对,是顾主任,今下午才通了电话嘛。还有,上次A厂的党政工团领导来公司沟通,你也在场,作的会议记录的呀。”

顾主任点头,顺话搭话。

“还有上个月有天晚上,我用电动车送你回浦西的呀。怎么样,白工,你的私家车买没有哇?我可是答应了要帮忙的呀。”

白驹摇头:“买车和换房都是大事儿,急不得的。再说,这经济上也是个难题,毕竟是10几万块,哪可能说拿就拿得出来哦?”

“那倒不一定。”

顾主任轻轻说:“就看你,怎么拿了的呀。”白驹看看他,忽然一拍自己脑袋:“瞧我这记性,你不是文燕的五伯嘛?”文燕抿嘴而乐。

“这会儿才想起呀?早干什么去啦?今晚你说你请客,我就叫来了五伯陪陪你,因为我可不会喝酒的呀。”

李灵接过了嘴:“谁说喝酒的?我们喝咖啡!同志们,要国哟!”

顾主任就举起了手指,朝着不远的吧女一弹。吧女优雅的走过来:“先生,喝点什么?”“四杯黑玛丽,一大盘法国味芙!”“好的,请稍等。”

咖啡和点心,很快的端上来。

四人都饿了,也都不客气的相互举举杯,开始填肚子。边吃边饮边聊,因为有了顾主任,最终绕不开那交货的话题。顾主任恳请到。

“务必请白工马上交货,不然,作为A厂合同的实际执行人,我真的很为难。”

他这么一表态,文燕也就放下了咖啡杯,眼眶开始泛红。李灵呢,则直直的看着白驹:“好像,该我说句真话了吧?白工,你看呢?”白驹先饮一口黑玛丽,慢慢咽下。

然后,才缓缓点头。

“到底是表姐妹!我洗耳恭听。”其实,白驹早猜到了这咖啡厅,就是鸿门宴。如果说,他请文燕又捎上李灵,还是懵懂不省事的话,那么顾主任的出现,就让他猛醒过来。

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A厂合同的具体经办人,厂办主任不早不晚,出现在临窗的座位上?

虽然他不明白,顾主任在撞车事件中,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可一点是确信无疑的,那就是顾主任,一定是为A厂的联网系统而来。

通知他的,一定是文燕,李灵则有可能是策划者。

不过,白驹感到有些奇怪,即然顾主任都不请而至,那么许部为何迟迟不肯现身?他们不是一伙的吗?“不过,”白驹举起一只手,示意着正想开口的李灵。

“我得先问一句,顾主任都到了,许部怎么还不出面?”

此话一出,李灵文燕和顾主任,三人相互看看,然后同时哦地一声。这让白驹感到很不高兴,他冷冷的瞅着三人:“不会像刚才那个家伙吧?难道,我问错了吗?”

三人同时点头:“错了!”

李灵开口到:“我不得不说,白驹你可真像文燕所说一样,自我清高,自我标榜,迂腐得真有水平。事至如此,我也不瞒你了,我们和许部,是二岔道上的车,南辕北辙,你煞费苦心的把我们拉扯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驹楞楞:“各是各的?我还以为,”

想想,又说:“许部居心不良,所以我一直没交系统给他。同时,也就耽误了你,”面对着文燕:“我之所以一直没交备份给你存档,皆因于此。真对不起!”

文燕冷着脸回答:“没什么,现在交还来得及。”

顾主任向前倾倾,脸上现出不解的神色:“许部不是开发部长,你的顶头上司的呀?他怎么居心不良啦?我们打交道也大半年了,我了解他,不可能吧?”

讲真话,却受到置疑。

这让白驹脑子一热,索性直来直去:“他要自己设置A厂联网系统的密码,可我没答应。”三人又对看一眼,会心一笑,然后一齐看着白驹。

顾主任愤然:“这,自然是不充许的,也是违反合同规定的的呀。”

文燕不以为然:“许部?他算什么料子?要设也轮不到他头上的呀。”李灵笑:“自己设置A厂联网系统密码的意义,就不细谈了。不过白工,我倒想问你,如果是我们自己,设置A厂联网系统的密码呢?”

白驹一昂头,毫不犹豫的回答。

“也不可能!你们也知道,谁设置了A厂联网系统的密码,谁就拥有了对A厂的控制权。这在合同和法律上,都是绝对不能充许的。”

他望望神情古怪的李灵,再看看一直盯住自己的文燕和顾主任,突然醒悟过来。

“哦,原来你们?”顾主任点点头:“谢谢!”他瞧瞧表姐妹俩:“我就说白工聪明的呀,这不一猜,就猜到了呀?”再面对着白驹,合拢双手,身体前倾。

犹如在厂办做员工的思想工作。

“对不起,白工,李灵和文燕都说,你会帮我的。这事儿呢,是这样的……”轻声慢语,细致如微,白驹听得瞪大了眼睛……

这完全出乎白驹意外,他怎么也不会想到。

李灵和文燕会为了私设密码,不但压逼着许部,把专题工作给了自己,而且还联手上演了这么一出暧昧之剧。这虽然让白驹的虚荣心,受到了重创。

可他感到高兴的是,自己终于从感情的纠葛中,得到了解脱。

哎哎,什么单相思?什么一见钟情?什么办公室情怀?全他妈的是扯蛋。这大千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激情碰撞出火花,我白驹啊,真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瞧瞧表姐妹,顾主任淡然到。

“白工,看得出你的思想在激烈斗争,这不能怪你,是我们打破了你的平静。其实呢,这个世界无所谓正错,只有实用主义。物质的发展,决定了道德的沦落。我们不是圣人,也不是英雄。面对着燥乱和无序,我们也感到焦虑,感到恐惧和未来不可捉摸,请你理解!”

白驹摇头:“对不起,我己设了密码。如果撤销,整个系统就会彻底崩溃。”

李灵则说:“是吗?我们可以试一试。请原谅,白驹,我们的行为虽然不够高尚,可也不算卑鄙。这个世界,比我们卑鄙无耻的人多得很。譬如贪官污吏,譬如玩忽职守,譬如平庸无能。我如果再告诉你一些内幕,恐怕只会彻底颠覆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白驹不屑的看看她。

愤然到:“饶是如此,这世界总还是有些正解的观念和高尚的行为。要按照你的论点,这个世界岂不是漆黑一团?事物总有正反二个方面,李灵,这你不会否认吧?”

李灵一时无语,文燕和五伯的脑袋,凑在了一起……

事实上,白驹己准备放弃。这倒不是说他有什么好崇高和坚定,而是感到曾经以为美好的东西,结果全是虚构,一种极度的失望和灰心。

许部,文燕和李灵,曾是那么的高大,美丽和温柔。

原来这些美好词语的下面,就只有一个钱字儿。唉!不就是为了钱么?给你们得啦,可我也不能白给,得有条件对不对?

我付出了我的心血和汗水,也得有报酬对不对?

我自己本来需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李灵紧紧的盯着白驹,探索着他的内心,以便及时提出可用的方法和建议,这是三人最初的分工之一。

说实话,现在呢。

她真是有些喜欢白驹,可她更明白,在现实生活中,喜欢和崇拜是要代价的。她虽然的确怨恨自己的同妻身份,也在进行着英勇的反抗,可仍无法摆脱豪门媳妇的诱惑。

这种丰富物质,豪华生活的拥有。

与一般平民女儿举步维艰,清贫乏味的的生活,相差如此巨大,足以让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子,目眩神晕,迅速作出选择。

即然上天给予了我足够优秀的条件,我为什么必须选择那些清贫困苦?

那些所谓的爱情或伟大正直,原本不过是无奈现实的自嘲和功利宣传的需要。所以,白驹,我帮助了你,现在也要请你帮助我了……

瞟瞟,李灵睃到文燕和五伯正瞅着自己呢。

她知道,自己必须出面了,说服白驹交出联网系统。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三人为这事儿,作了大半年的精心准备,应该说,该考虑到和想到的,自己早考虑到和想到了。

自己有这个信心和能力,不怕白驹不就范。

现在,她注意到白驹的眉梢突然放开,虽然仍绷着脸孔,可一丝隐隐约约的笑纹,却含在了他嘴角。这是经过一番思潮起伏后,作出决择的经典表示。

于是,李灵提议。

“白驹,我们是否需要单独聊聊?”刚好问到对方心上,白驹就无声的站了起来。二人重回值班经理室。轻轻掩上门。

李灵替白驹端上一杯奶茶。

放在他桌边,然后坐下:“说吧,需要些什么?”白驹对这种示赤裸裸的交易不习惯,因此抿着嘴巴,抱着自己的胳膊肘儿,有些抵触无声的瞧着她。

李灵只好单刀直入:“私设密码,赢利空间巨大,这本不是秘密,关键是回报。这样吧,我准备出50万,你看如何?”

白驹耸耸肩膀:“可许部出的是100万。”

李灵轻蔑的笑了:“许部?100万?就算这样吧,100万也就是你这联网系统的最高价值,我付你100万现金,交易成功!”

白驹斜睨斜睨李灵美丽的脸蛋,似笑非笑。

“这么漂亮的脸庞下,原来全是钞票啊?”

“也不全是,”李灵不动声色,冷艳动人:“也有良心,同情心和恻隐之心,这你应该知道的。实不相瞒,那个无端被撞高位载肢的中国姑娘,如果你不出手,我也要逼着你出手相救。因为,这关系到我们中国人的国格和尊严。被几个外国杂种欺负到了如此地步,你本应该早就愤然站出的。”

白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我同样同情那个中国姑娘,我还主动参予对她的现场声援,927事件时,你在哪里?轮得到你现在来指责我吗?我就是摔手不管和装没看见,也没什么好惭愧的,毕竟有那么多中国人,都在一边冷冷的观看,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再说了,我该什么早就站出来?我又不是现场目击拍摄者。”

李灵嘲讽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你真以为,那个一秘儿子是找错了人?不!他找对了,你就是那个现场目击拍摄者,唯一滑稽的是,一秘儿子都站在了成功的门槛,却无法跨进去。因为,他完全是在瞎蒙,碰巧蒙到了你。”

“你,你完全是在猜测,杜撰和编故事!”白驹如丧考妣,有些慌乱。

他根本不相信李灵会知道,这事儿,除了自己,甚至连妙香都没告诉。那五张相片,完好的收敛在自己U盘里,静静的给锁在立柜抽屉中。

李灵完全是在以诈传诈。

不过是为她能为联网系统设置密码,铺垫和打提前量而己。更重要的是,这事儿的逻辑推理如下,你白驹明明持有现场目击拍摄相片。

政府相关部门,还有广大市民如此大的行动,你却待价而沽,故意深藏着不动声色。

这说明,你白驹原本就不是什么正直高尚之士,也不过就是为了名和利。因此,我用现金换你的联网系统密码,你就不用装腔作势,装模作样了。

事实上,自从无意中拍摄到那几张相片。

白驹是不知何时才能把它用上,或用什么方法抛出来最好?至于是不是待价而沽?白驹认为自己还真没有想到。现在给李灵这么一说一激,白驹有一种有口难辩和被冤枉之感。

李灵却不给他多余的时间,站起来熟练的打开壁柜。

拿出一个小型放像机,递给白驹:“其实,你是无意中做了大好事,我代表那中国姑娘感谢你呢。白驹呀,你应该知道,现在你是整个撞车事件里最关键的证人。只要你抛出你手机拍摄的现场相片,这个轰动上海滩的所谓国际事件,就会真相大白,所有难题,就会迎刃而解。只不过,你平时忙于自己的专题制止,忽略了这事儿的紧急而己,对吧?”

这话让白驹听后,感到好受多了。

一面接过放像机,一面神差鬼使的点点头。这让李灵淡淡一笑,坐下翻腾起当日的营业额收入表册。没看多久,白驹就放下了摄像机。

他当然看出了,这就是当时,监视器拍下的的录像剪辑。

问题是,李灵怎么会拥有这录像剪辑?难道是她买通了这咖啡厅的值班经理?而买通的目的,就是为了和自己进行联网系统的交易?

白驹忽然有了一种恶作剧心情

冷冷的把摄像机一放:“这事儿,许部给我讲过,这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李灵,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李灵抬起头,盯住对方,嘲讽的慢慢摇摇。

“我说过,许部和我是二岔道上的车,南辕北辙,你别自做聪明了。我对这些小聪明不感兴趣,我现在感兴趣的,就是交易!明天30号,也就是合同完成的最后二天。时间对我们不利,对你更不利。面对现实,是明智的作法。我想,你完全没必要,以此来证明自己所谓的正直。这样的代价太大,你自己心里和你的家人,也不会答应。白工,我没有说错吧?”

白驹被呛得无法回答,有些恼羞成怒的一屁股坐下。

“这么说,你完全是胜卷在握,霸王硬上弹弓了哦?如果我走向反面,来个鱼死网破,一了百了呢?告诉你李灵,大不了我不干了,拍屁股走人。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就不相信,庞大个上海滩,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

“这不是你的性格!”

李灵一拍桌子,有些生气到:“别逞能了!真是要不见棺材不掉泪吗?”说罢,打开自己手里的小绅包,取出一个小U盘,插进了电脑,然后把屏幕转向对方。

“好,请慢慢欣赏。”

27寸的液晶平板电脑屏幕一闪,出现了幽静朦胧的包房。

低垂的落地大窗帘,灰色厚毛地毯,旋转缓慢升起的玻璃茶箱,穿着暴露边舞边唱的小姐,被小姐按摩着肩头的许部,坐在侧边阴影中的白驹……

不过,更令白驹震惊的是。

自己的大腿上,还坐着一个娇柔的小姐,正举着高脚酒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呢……“他妈的!”白驹一掌拍在桌上,咣当!“真卑鄙!居然搞PS合成,这不是颠倒黑白的裁脏吗?”

弯腰就去拔U盘,李灵没制止,只是冷冷的瞅着他。

拔出U盘,白驹就清醒了,我这是作什么?U盘不是可以复制的么?让人笑话呀?白驹咣当一声,把U盘狠狠扔在电脑屏幕上,鼻孔里喘着粗气。

没说的,一时疏忽,自己着了套儿。

这情色视频要传给了妙香和家人,自己纵有千万张嘴巴,也说不清楚。届时,情投意合的老婆,娇艳可爱的女儿,双方老人,私家车,换房,统统灰飞烟灭,后果极其严重。

白驹终于平静下来。

愤怒的看着李灵:“还是你厉害!好吧,我们交易!”李灵摇摇头:“我本不愿如此,是你自己逼的。这世上有些事情,就是这样给办坏的。那就,给我吧。”

她伸出了自己右手,白驹掏出了衣兜里的U盘,捏在手里却没给她。

“许部毕竟是我的顶头上司,这给了你,合同怎么完成备案?”“这一切交给我处理。”李灵淡淡回答:“我保证,许部一定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和你保持正常的上下级关系。更何况,我仍是远大科技的人力部长。”

白驹冷笑:“也同样拜托了你的偷录和PS?许部可不像我。”

“试试吧,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李灵面如冰霜,冷艳可怕:“人都有弱点,可有弱点并不就说明胆小,有时的让步,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好处,何乐不可?”

说罢,在桌底下一拎。

一个小皮箱扔到了桌上,啪的打开,再转向推到白驹面前。但见绿色的内衬布上,整整齐齐地堆放着崭新的百元大钞,一共是100迭,刚好100万人民币。

从没见过如此多的钞票,白驹即是再控制着自己,仍忍不住感到有些气紧。

没想到,10年前自己刚考到上海时的情景,现在居然成了真!那时,大一男生白驹和同室学友们,晚上常出去逛夜上海。

有时就在弄堂和小巷里的录像厅,花上二块钱,看当时时髦流行的港台片。

片中那些喜欢戴着副大墨镜的黑帮大佬们,往往就是这么把小皮箱一拎,气昂昂的甩到桌上,当着对方贪婪的目光,潇洒地双手指一捺,啪!箱盖弹开。

然后,一转一推。

满箱的钞票,但随着特写镜头,闪着金灿灿的光芒……李灵又伸出了右手,白驹有些迟疑不决的说:“可我,己设了密码。”

对方微微一笑,没说话,只是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白驹突然一用力,把装有A厂联网系统的U盘,扔进了李灵的手心。李灵就当着他的面,一哈腰插进了电脑,双手一动,灵活自如的操作起来。

白驹看得目瞪口呆,压根儿就没想到,自己设了密码的系统,轻易就被对方钻了进去。

他这才沮丧的想起,自己设的只是初始码,不管自以为有多复杂,只要对方按照的阿拉伯数字输入,就可以轻易的进入。

这时,如果对方。

再重新按照自己的要求进行了设置,才算是真正的只能由对方打开的密码了……半小时后,李灵直起腰收了U盘,装进自己的小坤包。

对着白驹微微一笑。

点点下颌:“箱子是你的了。” 白驹自然摇摇头,四下看着:“这儿有ATM机吗?”李灵伸手掀开报表,又点点下颌,白驹看到二台ATM机,炫耀般紧靠电脑放着。

李灵掏出了一张信用卡,自己先在ATM机上划划看看。

然后扔给白驹,示意他也这样。白驹接过,照此操作,认真的看着ATM机上显示的100万金额,这才放心的揣进了自己衣兜……

奇怪的是,腰包里凭空有了100万。

白驹却并没感到好高兴,这像这钱不是自己的一样。回到家后,他先把立柜抽屉里的U盘拿出来,塞进电脑看看,没错!一连五张彩照,效果奇佳。

逻辑性,连贯性都雄辩的证明。

这唯一的撞车现场目击拍摄片,只要一拿出来,撑动社会的×国撞车事件,就会真相大白。歹徒将按中国法律受到严惩,受害者将得到补偿,正义将恢复……

可光有这些还不够,白驹本质上趋安平静。

不想由此引起社会轰动,他思忖着用什么办法,才能安全的将它交到相关部门手中?想着,就把它和信用卡一并重新放回抽屉锁上,轻轻关上立柜大门。

彤彤正猫在妙香怀里睡得正香。

小眼睛安详的闭着,小嘴巴微微张开,小鼻孔一张一合,瞧着就令人忍俊不住。

白驹伏下身子,在女儿脸蛋上轻吻一下,替妙香拉拉薄被盖住身子,轻轻拉上房门。匆匆洗漱后,白驹进了小屋。

不用开灯,间距不宽的隔楼。

总有那么几缕不熄的灯光,在夜里闪烁,恰好把小屋照得淡淡发白,足以让白驹看清小屋的一切,并且进出自如。

十月了,夜风带着凉意,从小阳台吹进来。

拂动着睁眼躺在小床上的白驹头发,让他更难入。虽然并不感到特别高兴,可毕竟是这么一笔飞来之财,让白驹动了心思。

100万!多吗?

买车,当然够啦,也就不再向双方父母开口。白驹并非啃老族,也知道双方父母都是靠着养老金生活,并不富有。能不增添他们的负担更好。

换房呢?显然差得太远,只是杯水车薪。

再则,自己的父母一直住在内地,离上海太远。生为独生儿子,即不能照料二老,还得麻烦他们到上海租房带孩子,真是罪孽。

如果二老能在上海买房,则皆大欢喜。

可是,买得起吗?白驹算过,如果把父母在内地的二套自住房,大约将近200个平方全卖掉,即或卖到最高价,也不过才区区100多万。

在内地俨然是笔巨款的100多万,用在上海,就只能买得到边远区域的单间二手房……

或许,我这相片交给政府,怕有一定奖励吧?那被撞家属不是张贴启事,重金寻找现场目击者吗?重金?一百万?一千万?

白驹感到自己越想越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诤!屏幕闪亮,界面突现,手指头在其上轻轻点点,那视频骤然打开,十几支话筒,正密集的挤在一起,伸向前方,镜头一晃,满眼皆白,原来是间病房。

一个美丽而憔悴的女孩儿,紧紧抱着一个正在拂拭着泪花,对着密集的话筒说着什么的妇人。

女孩儿下半身被白的被子盖着,没有大家熟悉的凹凸不平,而是平平展展……白驹感到自己呼吸不畅,这就是那个被撞而高位截肤的可怜姑娘啊!

他曾在自己的相片,还有对方贴出启事上,多次看到这张年轻的脸。

可唯有现在这脸,才看得见是那么的清晰,痛苦和绝望……“……我只希望拥有现场目击拍摄片的人,能站出来帮助我们母女俩。”

妇女断断续续的哽咽着。

费力的诉说着:“我虽然只是个扫大街的清洁工,可我也知道感恩,我会用余生挣的钱,来回报帮助者的。”

旁边有记者细心提示。

“阿姨,这是面向全国的夜间直播。您不是在启事中说,会重金奖励帮助者吗?那么,请问你的重金,是多少钱?能给我们提前透个数吗?”

众话筒,又一齐向前挤挤。

镜头也把妇女的脸孔拉得更近,更清楚。看得出,这是一个五官端正的中年妇女,年轻时一定很清秀可人,现在却满面皱褶,头发花白且干燥,加上涕泪交加,简直有点令人惨不忍睹。

“鸣,我,我离婚时虽然存有50万现金,可这次给女儿医病全花光了。鸣,媒体公开这事后,我,我得到全国各地的捐款,大概有100多万,除掉给女儿缴医药费,还剩40多万,可我不能动用,我得留给女儿,她这一辈子怎么办的呀?”

妈妈”姑娘哭着抱住母亲,现场一片沉寂

“此外,我也不能再接受大家的捐款了,现在生活这么高,都活得不容易的呀。所以,鸣,”话筒里传来轻轻的唏嘘:“我说的重金,就是用我余生挣的钱,一辈子回报帮助者。”

“阿姨”这次问话的,是个姑娘。

“请问您现在多少岁?每月领多少工资呢?” 白驹闭闭眼。以前看视频,他最讨厌的就是记者在一边装腔作势的提示,给人一种密谋抢劫的感觉。

现在他则为记者的提示叫好。

是啊,一般人面对镜头,基本上东拉西扯,把事先精心准备好的词儿,忘得一干二净。听这妇女的思路还算清晰,可如果记者不提示,她完全有可能忘掉一些重要的东西。

全国直播啊!直播一次成本巨大,各媒体能顺当汇聚在一起,也不容易。

“我今年43,每月有2265元的工资,”白驹手指一滑,关了视频。时间实在太晚了,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可他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显现出母女俩的身影。翻过来,腾过去

开始数羊羊。

123……唉,数到3800只了,脑子里还是清醒如故。

白驹烦躁的捶捶床沿,只得又睁开眼,眼一睁,又下意识的打开了笔记本,母女俩仍在,可虚化成了朦朦胧胧的影子……

一排三十多个年轻男女记者。

穿着统一的蓝衬衫,衬衫正中横着一排黄字,正义的呼唤,尊严的再现!表情凝重的正对着他呼吁:请现场目击拍摄者,勇敢站出来!

我们代表中国网易,腾迅,百度,搜狐,新浪,优酷,当当,澎湃和阿里巴巴,向您呼吁!

请帮助不幸者!请帮助弱小者!请帮助善良者!无论您是中国公民还是外国朋友,又正好看到了我们的的直播,听到了我们的呼吁!请迅速与如下网址联系!

正义的呼唤!尊严的再现!中国需要您的帮助!

呼!白驹感到自己周身的鲜血,突然一下汇聚到了头顶,脸孔烫得好像要爆炸,心跳加速,怦怦怦!他费力的睁大眼睛,靠在墙头上想想。

然后,迅速申请了一个新邮箱。

再蹑手蹑脚的重新摸进大屋,找出那宝贵的U盘,回到小屋床上,复制了一张相片,照着那个网址发了过去。不到五分钟,连续的啵啵啵声响起,一封封短信飞了过来。

天啊!真神现身了!

相片己收,相信这只是第一张,请把剩下的全部发过来!可怜的母女俩有救啦。我们代表中国九大网络品牌和全国公民,谢谢您!

白驹毫不犹豫又进行复制,一份五张相片,发给了上述网址;一份五张相片,发给了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首发随笔网:http://www.811tgp.com/subject/4010308/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0章深夜直播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网站地图 摇彩票上海快三 大乐透台湾宾果 大乐透北京快乐8
申博正网开户 菲律宾申博网址 申博太阳城下载 太阳城快速充值中心
申博手机APP版 汇博2娱乐黑人 传奇国际娱乐 万家彩票网可靠吗登入
大乐透六合彩 大乐透新疆11选5 摇彩票天津时时彩 大乐透PC蛋蛋
大乐透台湾28 大乐透上海11选5 大乐透重庆时时彩 摇彩票上海11选5
519psb.com 44sbsg.com 716SUN.COM XSB887.COM 5TGP.COM
587sunbet.com MAQINSHI.COM S618E.COM 28csb.com 8888XSB.COM
578XTD.COM 548XTD.COM 789XTD.COM 981XTD.COM DC593.COM
761sj.com 688BBIN.COM 44sbmsc.com aj138.com 361x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