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随笔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7章有些距离

2019-12-05 11:38 作者: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47章 有些距离

可是,白何必须得叫醒她。

自己出去中饭得在外面吃,找老太太要饭钱。每月的养老金一取回,就全部转给了她,仅留的那五百块零花钱,买买彩票,剪剪头或买点用点什么的,也就荡然无存了。

如果自己中午在外吃饭,也要自己掏钱,那就更不经用,不能开这个头的。

“哎哎,我要出去走走看看,你得给点钱给我。”话音刚落,老太太就呼地翻过了身:“钱?什么钱?加了工资啊?”

“不是,我准备出去看瞧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白何解释:“你总得,拿点钱给我吧。”老太太睁大了眼睛:“你不是留得有500块零花钱吗?现在正用得着啊!我没钱。”又往里一翻滚,假睡过去啦。

白何只好悻悻然的咕嘟咕噜。

“工资每月不是全给了你?如果吃饭还要我自己掏腰包,下个月我就扣出来。”走出大屋。白何打开了电脑,抓起鼠标,按照老伴儿教的方法,开始搜索百度地图。

上海交通方便,内地远非所比。

输入详细出发地和目的地,百度地图就会自动寻找列出三种途径。轻轨,公交和专线,且三种交通工具,基本上都是无缝连接,至少百度地图上是这么显示的。

白何对历史人文地理,从来都有着特殊兴趣。

因此,他决定今天到上海远郊罗店看看。史册留誉的上海淞沪抗战,罗店是其最重要的战场,中国军队第一次在此,与气焰嚣张的日本侵略者交锋。

狠狠抗击并教训了小鬼子,自己也伤亡惨重,史称罗店为“血肉磨坊”

白何抓起纸笔,迅速把百度地图的路线抄写了下来。812路 →地铁3号线 →宝山23路全程约30.71公里/2小时23分钟/票价4元;187路 →840路全程约26.47公里/2小时27分钟……

好!武装齐备,可以走啦。

背起背包,白何就去开门,不防老伴儿在后面大喝一声:“回来。”“什么事?”“你那交通卡上没有钱,自己先充50进去,中午吃饭只能限定30元。”

老太太仍闭着眼睛,可思路清晰,吐词流利。

“还有,易拉罐带上没有?”白何一拍自己脑门,跑到阳台角拿起二罐“三得利”,老太太又叫了:“一罐!我没说二罐!一罐就是一块五,你有多少个一块五啊,?”

不耐烦,翻个身。

“还有,说话慢一点,咬词清楚一些,全上海除了我,没第二个人听得懂你那川普。”白何给老伴儿这么,老师训学生和大人训孩子一般一训,不禁有些冒火。

“那叫普通话,虽然不太准,可不是什么川普?再说这上海阿拉又懂得什么川普不川普的?”“医院呀!”老太太突叫一声:“忘啦?”

白何耸耸肩,拿出多装进背包的易拉罐,出去了。

大约二小时后,白何到了美兰湖站。按照百度地图的指引,白何要在这儿转乘区间车,到罗店镇。站在跨桥上,白何眼一亮,好大的湖!

湖水浩渺,波平浪静。

中秋气爽,风和日暖,有白鹜擦着湖面盘旋,有游艇在湖水飞驶,岸坡上,茵草翠绿,柳丝弄碧,人群如织,语花香……

在上海,真是难得看到这么大的湖,这么美的景!

几步下了跨桥,跑上草坡,突见漆成油绿色的铁丝网,自马路边沿起,牢牢的圈住了湖岸。白何靠近铁丝网,贪婪的看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带着湿润的空气。

有些遗憾地四下瞧瞧。

一下瞧到左面的铁丝网,有一条大缝儿,正迟疑不决间,二个颈脖挂着单反的同龄人走来,一弯腰钻进,然后一面抓景拍摄,一面渐渐远去。

于是,白何也跟着钻进。

脚一踩到滑润的湖边,顿感周身清凉,湖水拍打,不可言语。白何掏出了手机,刚嚓嚓了二张,肩上被手一拍:“师傅,停下的呀。”

白何惊愕扭头,一个面带凶相的老太,迎面而立。

“师傅,铁丝网是你扯开的呀?拿话来说。”白何眨眨眼:“我扯开了铁丝网?你看像不像有力气的人?65啦!”老太太脸孔松松,喘口气。

“和我同岁!我家老头子前年走的,就埋在水那边的坡上呀。”

指指游人如织的对岸:“去年修湖时给平了坟,赔了2000块,现在连个盒子也没有了的呀。好吧,50块!”伸出五根指头:“交钱走人。”

白何讶然:“什么交钱走人?你认错人了吧?”

老太太点头:“没错,就是你。你一下轻轨,我就注意到了的呀。结果,嘻嘻,你真的钻进了铁丝网,50块!交钱走人!”“前面有人钻呢,你怎么没看见?”

白何愤怒了,早听说过。

上海的钓鱼执法颇具特色,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碰上了,钓鱼罚款呀?老太太又摇头:“别人我没看见,就注意到了你的呀。没见这杆上贴着告示?”

白何顺着她指头瞅过去。

可不,路边的电杆上贴着告示,字太小,瞅不清。“禁止钻铁丝网钓鱼,拍照,踩坏青草……你自己去读读,和我老头子一样大,怎么这样不遵纪守法呀?”

白何愤然:“国家有这样规定的吗?你拿出来,我倒是看看。”

“镇委会规定的!”老太太叉起了腰,瞪起了眼睛,像一条恼怒而充气的母鱼:“镇委会就是国家,国家也就是镇委会。50块,交钱走人的呀。”

说话间,又有三个老头儿拿着鱼杆,从铁丝网缝中鱼贯而入。

老太太像没看见似的,逼视着白何:“告诉你,不交钱,甭想离开。一个钟头后,罚款翻倍,以此类推,看谁熬得过谁的呀?”

白何明白了,看来,这镇委会的布告和罚款,是专门针对陌生人的。

真是倒霉!兴冲冲的赶来,就触了这个霉头。50块呀,老伴儿给我的中饭钱才30元,罚了款,中饭吃不成,我还得倒贴20元?你妈妈的哟!

一歇风吹过,湖水荡开一圈圈涟漪,老太太扬起一缕缕花白头发……

白何忽然有主意,他指指电线杆:“我得认真看看,镇委会如果是这样说的,我就认罚。”“看吧看吧,看仔细一点呀。”老太太得意极了,掏出一大迭电影票般大小的罚单。

“镇委会就是国家,国家就是镇委会。国家还会撒谎开玩笑的呀?”

白何朝电线杆走二步,斜睨到老太太正舔舔手指头,低头点着罚单呢。哒!白何忽然拔腿就跑,那老太太虽然点着罚款单,可眼角一直瞟着白何。

猛看到对方撒丫狂逃,便一面骂人,一面拔腿就追。

“我把,你个,老不,不,不死的,逮到派出所去,让,让,让”渐渐没了声音。好在,从美兰湖逃之夭夭后,白何顺着一条大路,一路打听一路行。

居然就不知不觉到了罗店。

进了当地人所说的老镇,放眼望去,一片热闹欢腾,商铺饭馆比肩挤踵,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哪有半点当年战火燃烧的影子?

当然事隔60多年,时间之水冲走了一切。

可毕竟是“血肉磨坊”啊!那二军对垒的钢铁轰鸣,那嚣张嚎叫,那誓死抵抗,层层叠叠的尸体,血流成河的田野山庄,就真的一点没留下什么?

按照出发前的构想,白何进了罗店老镇。

晃悠晃悠的就择那老屋,田野,丘陵和人踪少有的幽巷逛荡。可寻找了大半天,毫无收获。实在纳闷和不服气的白何,就开始了寻问。

可无论是老人,中年人,年轻人,都摇头回答不知道。

其中那个微胖的年轻人同,还奇怪的反问到:“大伯,你问这个干什么用的呀?”“没用,就是问问。”“即然没用,问他干鸟用?”

年轻人,是个彩票站老板。

憨厚又有点小狡黠,一看就是那种长期处于城镇边缘化的新兴农民,指指好像刚修的房间:“买几注,试试手气的呀。到我们罗店来的游客很多,大多是访古买彩的,像你这样问什么打仗的,我还是第一个碰上。”

白何看到,新修的屋子很宽敞。

一半布置得像新房,一半放着彩票机,墙壁上张贴着许多中了大小奖的废彩票;屋外,是一大片凹凸不平的褐石坝,一直凹凸不平的延沿到,屋右的一座大石桥。

中秋下午的阳光,照得大石桥一片斑斓。

桥下,是不宽却清澈的小河水。一丛丛蒿草,在河岸迎风摇曳,有一种古老又苍凉的味道……“这桥?”白何转了话茬儿:“有点日子了吧?”

年轻人伸出六根指头。

“600年了的呀,据说明成祖朱棣特地为这桥题过词儿,乾隆爷还从桥上走过的呀。”年轻老板很高兴,谈兴大发,拉过一条高木凳请白何坐下。

白何摆摆手,示意就站站聊聊。

四点多了,肚子饿着,而太阳似乎也开始了打阴。“区里市里相关领导来这儿,镇委会都会提前给我打招呼,做好清洁,准备好茶水板凳,思量好那些话说,那些话不能说的呀。”

年轻人好像有点关不住自己的话匣子了。

“其实,说实话,我最欢迎那边来的,”他对白何挤挤眼睛:“那边来的,年轻的,老的,男的,女的,”白何有些恍惚。

“那边?”

“那边的呀,”

年轻人买弄似的,就是不点破:“个个来了就嚎啕大哭,跪地嗑头,那个香烛呀招魂幡呀花圈呀,啧啧,”白何突然明白过来,频频点头。

“然后呢?又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

年轻人耸耸肩膀:“有的给钱,有的捐物,前脚走,后脚镇委会就交给了区里市里。镇委会还有二个干部,从中扣留,结果给一绳子捆到了牢里的呀。”

听罢,白何往桥头一站,掏出手机递给对方。

“麻烦给照二张,行吗?”年轻人接过,嚓嚓嚓!然后还给白何:“多照了几张,我知道大伯来一趟不容易。我看,不如再来,”

白何掏出了10元钱:“即然如此,就给我打5注大乐透,讨个好兆头。”

年轻人站在彩票机外,反手麻利的几捺捺,吱……一张彩票出来了。他拈在自己手中看看,摇摇头:“大伯,这五注有三注都是上期开过的,没搞头的呀,我重给你打过。”

吱……“嗯,这下行了,”

交给白何,接过了10元钱:“‘祝你好运气。”白何虽然喜欢时不时的碰碰手气,可对买彩并没有过研究,接过看看,就揣进了衣兜里。

临走时,他偶然朝屋子的侧门里瞟瞟。

瞟见了一张军人的放大相片,正严肃的看着自己:“咦,这是你爷爷吧?”白何觉得那墙上的军人,与眼前这个年轻的彩票站老板,很像,就随口问。

“还在不在啊?”白何歪打正着。

年轻人却佩服得五体投地:“是我爷爷!大伯,原来你是学易经的的呀?”白何有些讶然的看看他,这个年轻人居然知道易经?看来,孺子可教呢。

“不是,我是搞文学的。”

“文学我知道的呀。”

没想到,年轻人二眼放光,像遇到了知音:“你能写写我爷爷吗?”“写你爷爷?为什么?”白何觉得挺有趣儿,不禁打趣儿到。

“是因为你爷爷还在那边吗?”

“不,早战死了。”

年轻人语出惊人,指指屋里的地下:“就睡在这下面!原先是睡在上面的,后来坟给推了的呀。”白何心里沉沉:“你爷爷是?”

年轻人说出一个名字。

白何似曾听说过,便摇摇头:“这我不能写,写了也不能发表,没用的。”奇怪的是,被拒绝后,年轻人也没什么感到意外,只是淡淡到:“不行,就算了。事情都过去几十年了的呀。现在谁还记得呢?记得又有什么用的呀?”

“这事儿,镇委会知道不?”

“当然知道,过去就不说了,现在每年清明,镇委会领导会来家里慰问,还送上一些礼物。”年轻人指指那二台彩票机。

“一般申请人每台要缴三万块钱的押金,并且只能申请到一台,不是福彩就是体彩。我呢,全靠镇领导关心,不但申请到了二台,而且只收了我一台的押金的呀。”

白何高兴的拍拍他肩头。

“年轻人,不错呀,还是有人记得嘛,你还要怎样呢?好自为之吧,再见!”“拜!大伯,欢迎下次再来!”年轻的彩票老板,给了他一个十分时髦的回礼。

出了罗店古镇,顺着来路往回走。

半小时后,就回到了美兰湖轻轨站。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白何打算绕到美兰湖近处瞧瞧。毕竟这么远来一趟,不捧几掌湖水玩玩儿,似乎还没过瘾。

穿过马路,走近湖边。

白何忽然站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着他,守望着波光潋滟的湖水。白何连忙一转身,正要转身走开,老太太突然回过了头。

二道目光碰碰,相互呆呆。

“你?”“我,”“好呵,这回我看你往,你你,你给我站住!”白何拔腿便跑,老太太跟着就追,白何感到自己身后,仿佛有一台会呼吸的热风箱。

“你,你给我站住,不,不要脸的,死,死,死老头子,”

后面有姑娘在笑:“一准是老头儿出轨,被老太太追来了的呀!瞧老头儿跑的,年轻时一定是短跑寇军!”

真是冤家路窄,可怜的白何居然差一丁点儿,又落到了那个“执法”的老太太手里。

回到租赁房,阳光己滑下高楼,灿烂无垠的余辉,映得水泥森林后面,霞光万丈,金碧辉煌,有点像国产纪录片的经典镜头。打开防盗门,屋里一片寂寥,只听得大屋里有熟悉的轻响。

蹑手蹑脚,白何探头看。

嗬,老伴儿还躺在床上,空调被横在自己腹部,靠着床头玩平板电脑呢。“回来啦?”“嗯。”“快把昨天的剩菜热热,我饿坏了,还有饭没有哇?”

白何满肚子不高兴:“我怎么知道?我也没吃晚饭呢。”

“可你吃了中饭的,对吧?”老伴儿津津有味的玩着,眼皮儿抬抬:“我可是早饭中饭都没吃哦,弄饭弄饭,快。”

白何相信,老太太说的是实话。

上星期天,没带彤彤。二人就这么各自呆在大小屋里,一个玩平板,一个打电脑,谁也不说弄饭吃饭。实在饿得不行,就自己跑到厨房下碗面吃。然后碗筷一扔,又飞快猫回自己的位子……

饭后,老太太又开口。

“拉拉我。”白何就拉拉她。“哎哟哎哟,慢一点轻一点,这骨头怎么像要散架一样呀?”老太太有点夸张的叫着,这让白何头皮有点发麻。

他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某次。

头发乌黑,娇艳可人的她,也是这样娇滴滴的嚷嚷着,吓了白何一大跳。稍纵即逝,烟红尘,俱往矣!老太太到底咕嘟咕噜的起来了。

看来在床上躺了一个整天,背脊累得够呛。

退休教师就那么在床上盘腿打坐,闭着眼睛,双手平摊放在自己腿部,犹如老僧入道,千年不动。白何趁机回了电脑屋,抓起了鼠标。

照例杀毒,清理电脑。

0K!一切良好!再进入百度查巡,输入“罗店‘血肉磨坊’”后,字样就跳到了查询界面。细细一番查找后,屏幕上终于出现了如下字样。

“……第十八军二十七师少将副师长××在陈诚的严令下,亲率敢死队,趁向日军突袭,夺回了罗店前沿阵地,不幸在回军途中,中了日军冷炮牺牲,鉴于战事残酷匆忙,就地掩埋,后被国民政府追赠为……”

白何倏然睁大了眼睛。

六十年前那血肉横飞的场景,是如此鲜活的展现在他眼前,令他激动不己。白何从小就知道,自己有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凡是回忆和阅读。

眼前脑里,总是栩栩如生地展现众多的人物形像和情节,就宛若在自己面前上演一样。

以后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形象思维。枪炮轰鸣,杀声震天!窗外,暮霭深浓,弯月朦胧,传来一阵阵树叶被风撼动的哗啦啦响声……

良久,白何面向罗店方向,缓缓合起手掌举到自己额前,静静的祈祷……

尔后,鼠标点到今晚的开奖,白何下午在罗店买得那五注大乐透,好像中间有一注中了个什么奖?于是,白何周身上下掏摸寻找着那张彩票,准备拿出来对对。

可找遍了全身,杳无音讯。

看来,是自己揣失手了,只好罢休。在外溜哒了一整天,现在该干点儿正经事儿啦。白何又点开那部长篇,开始了修改。

同时不忘看看。

自己发在起点中文,以及天涯读书上的二部中篇。按照签约要求,二部签约作品需要天天保持更新,不能断更,到了月底才会有VIP全勤奖。

全勤奖不多,日更字,全月30万字不断更,也才1000块钱的奖金。

可这对白何说来,己经够了。每月如果有二部中篇签约VIP更新,就是2000块钱的收入,对自己在上海租房带孩子,也算是种格外收入和心理安慰。

叩叩!“出去走走!”

老伴儿命令般说到,又飞快窜到了厨房:“白何,你过来。”“有事儿吗?”白何感到脑子里,刚好有一点灵感在蠕动,生怕自己一起身,就全部不小翼而飞。

“说!”

“我让你过来。”

老伴儿提高了嗓门儿:“回来就坐在电脑前敲呀敲的,你还让人活不活啊?”“要活要活。”白何只好过去:“什事儿啊?”

老太太得意的指指冰箱。

“换了,你看,八成新呢。”“哦,几时换的?”白何上下打量着新冰箱。白色的冰箱被擦得锃亮如新,乍一看上去,像是刚从店里提回来似的。

可仔细查看,就会发现锃亮如新的下面,众多的刻痕,污损和老化。

“重要的是,保不保温?”白何蹲下查看着有无门缝?还好,门缝严密,没有漏光漏气之虞。白何又拉开看看,轻轻关上,满意的搓着手站起。

“房东虽然抠门,可一交涉,问题也就解决了哇,总算不错。我估计这冰箱也是二手货,不会超过1000块钱。”

老伴儿瘪瘪嘴:“说出来吓你一跳,300块。那二手老板亲自背来的,房东现场给的钱呀,我亲眼看到的。”“不管怎样,人家换了。”“是主动她换的吗?”

老伴儿仍没解气,瞪着老头子。

“如果不是我厚着脸皮非逼着要她换,她能换的呀?如果按照你不闻不问,现在不还在用那个20多年前烂冰箱?这些上海阿拉,”

“医院呀!”

白何高叫一声:“医院!”这话灵,老伴儿马上停止,偏偏头,若有所思的说:“是不是到儿子家看看?也不知彤彤今天好不好?”

白何不太愿意:“就出去走走算了,小俩口在家的,不太方便嘛。”

“方不方便都要去。”老太太关好冰箱,盯老头子一眼:“穿衣服,穿那件才买的休恤,配那条泥巴色长裤,让人看起精神,把小孙女儿交给你带,大家才放心。”

于是,白何按照老伴儿吩咐,穿好衣服裤子。

然后习惯性的去背大背包,被老太太一把夺了下来:“我看你是背成了习惯,这会儿又不是早上,你背包干什么?真是才进大观园的刘姥姥。”

白何咧咧嘴巴,好嘛,我一不注意又成了刘姥姥啦。

穿过欧尚时,白何建议:“是不是给彤彤买点什么?回回去空着手,不好嘛。”老伴儿皱起了眉头:“这事儿我想过,那你倒说说,买点什么拿去才好?”

这又把白何问住了。

的确!真的不能怪老太太舍不得,问题是老俩口买什么去,儿子媳妇似乎都不满意。儿子媳妇的不满意,也倒不是嫌东西贵贱。

而是认为老俩口买不来,什么都不合自己胃口。

有好几次,自认为见过世面,颇具品味的老伴儿,精心为小孙女儿选择的进口饼干,小皮鞋或小大衣什么的,价格不菲,都是好几百上千的。

精美的包装,华丽的外文,瞧着就让人愉悦不己。

可送过去后大半个月,早上去接彤彤理家收拾时,竟然发现它们一件件,一个个,一筒筒,都还簇新的连包装都没拆开,原滋原味的放在原处……

白何看看四下。

咦,今晚多了好几辆小花车,卖冰糖葫芦的,卖糖画的,卖拆纸的,耍魔术的……这些平时的街头小摊小贩们,今夜,名正言顺的走进了欧尚超市。

看看横空拉起的大标语,原来,超市在搞“民间艺术家走进欧尚之夜”亲民销售活动周。

老俩口便买了一张喜洋洋大糖画,兴冲冲直奔明丰苑。果然,糖画受到彤彤的欢迎,这小可一口一个:“喜洋洋,宝宝喜洋洋!”捧着糖画舍不得吸一口。

白驹照例只是点点头:“!妈!”

“彤彤今天没什么吧?”老伴儿没话找话,瞧着儿子有些发肿的脸孔,担心的问:“睡眠还是不好呀?”白驹点头,瞟瞟一边的妙香。

妙香照例不冷不热,似笑非笑。

“白驹一个人睡还失眠,真没见过的呀。”白何则抱着小孙女儿,在屋里晃来荡去的。曾几何时,老俩口挤在这小二室一厅。

虽然窄小一点,和儿子媳妇也没多少话讲,可气氛也还算比较和睦。

现在呢,和睦不翼而飞,有一种莫明其妙的隔阂,陡然横起,真不知是怎么搞的?“你那,车,怎么了?”眼瞅着儿子又露出了些许不耐烦,退休教师连忙转了个话茬儿。

她实在是很想与儿子说说话,拉拉家常。

可这白驹,原来还好一些,现在却越来越嫌与老妈说话似的,这让老伴儿心里一直堵塞着。其实,关于车呀房呀这类敏感事儿,她是不愿意主动提出来的。

自从上次和儿子吵了嘴,却见白驹一直没动作,又担心是不是自己作过了头?

毕竟,年轻人的生活需要与自己不同,绝对不能用自己的理解,去要求儿子云云。对此,退休老师心里一直十分清楚。

按说这样的敏感的话抛出来。

正合对方心意,白驹正巴心不得,应该马上顺势而为才对。可这小子像没听见似的,垂着眼皮儿根本不答理。老伴儿敏感到事情有点儿不妙,这小子又不知在生什么闷气?

房门没声的推开了,一股穿堂风吹来。

响起白何的招呼声:“亲家,吃过了?”“要八点了的呀,怎么可能还没吃过?”香妈的回答,有些生硬:“哦、奶奶也来了?”

老伴儿扭过头,微笑迅速堆上了本是阴郁的脸孔。

“亲家呀,我们来看看彤彤。这人呢,带起累,一天不见又心慌,不知为了什么呀?”“缘分!缘分的呀。”香妈变得热情了些。

瞧着被白何抱在怀抱,双手捧着大糖画,瞅着瞧着就是舍不得舔一口小外孙女儿,有些言不由衷。

“带着累,不带累,有了这小冤家,左右都是累,真不知怎么办才行的呀?奶奶,你有空不?”老伴儿起身:“有空,有事?”

亲家点点头:“我们外面散散步去,有个事情我想请教请教你的呀。”

老伴儿就跟着亲家下了楼,不忘回头吩咐白何:“你玩一会儿就回租赁房,我和亲家聊聊天就回来。”

二亲家下楼后不久,感到索然无味的白何,也找个借口下了楼。

沿着美食街,慢腾腾闲逛着回去。

从美食街这边回去,路虽远点可风景如画,是平时白何一个人时,最喜欢走的回程路。华灯初上,夜色氤氲。街这边,便利店,小餐厅,小超市灯火通明。

街那边,一溜儿暗红,香肩诱人,连街灯也似乎显得有点暧昧。

白何走着逛着想着,竟然神差鬼使的越过了大街,到了暗红浮动的人行道上,慢慢腾腾的前行。确切的说,白何早就想来看看这些所谓的按摩院。

尽管以他这个年龄,显然是老人不宜。

可那蕴藏着无限风流传奇,千古不变的暗红门,却从来是历朝历代文人们的必趋门。去过并深陷其中的,津津乐道,余味无穷……

那“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柳永·鹤冲天)

那“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地尽千帆皆不是,斜辉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温庭筠·忆江南

那“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周邦彦·兰陵王),仿佛都在这中秋之夜,缠绵而起,百转千回……

妈妈咪呀!妈妈咪呀!

但见一间间暗红之里,眼波横流,白臂纷沓,长发披肩,温香偎玉!而人行道上,人影稀少,行色诡谲,偶而的擦身而过,彼此都心照不宣的低着头,鬼鬼祟祟,欲罢不能。

与对面的灯火明亮,人来人往,截然不同。

佯装着无聊而闲逛一歇,可怜的老头儿,有贼心无贼胆,到底缺乏勇气去叩那些,蒙着薄莎巾的玻璃门……

当他快要走出人行道时,一个大约是早从门后,窥视他很久了的小姐,突然推开了玻璃滑门。

“大哥,进来的呀!老这样走来走去的不烦呀?”吓得白何一怔,转身便逃。后面居然传来那小姐轻浮的嘲弄:“慌什么?你妹在家偷人,回去吵嘴打架的呀?”

白何气得脸孔发青,后怕连连。

“好险好险!幸亏没进去,这险冒不得!”白何悻悻儿的沿着人行道往回走,一面下意识的打量着,他早就发现,在上海,成店营业的迁脚房,遍地开花。

名号大多都是扬洲迁脚。

一间间的迁脚房,名正言顺,秩序井然,灯火通明,明码实价,客人悠哉游哉躺在睡塌上,一个个的迁脚女或迁脚男,端坐其下,认真工作,俨然颇具海派特色。

好奇的白何瞟见一间,便推门而入。

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迁脚女,笑嘻嘻的迎上来:“先生,迁脚的呀?”白何点点头,有点发窥,他实在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样做?

“先生,你是第一次来呀?”

“这脚怎样迁?”

迁脚女指指睡塌上的客人:“你躺下就行。实际上呢,这就好比为你按摩肩膀一样,按脚就是。主要是酥筋活血,打通脉络,让你头脑清醒……”

貌似受过专业培训的迁脚女。

滔滔不绝,一串串名词从她嘴巴飞出,许多是白何闻所未闻,这让他更加好奇。迁脚女不算漂亮,可自有一种成熟女人风韵,加之她嗓门儿又高,吸引得其他客人都望这儿看。

众目睽睽之下,白何感到口干舌燥,便起身想离开。

没想到对方,将他往床上一捺:“你倒躺下的呀,那有坐着迁脚的?”“我不迁了。”白何慌了,就去搬她的双手:“你怎么可以硬来的呀?”

结果,引起一片哄笑。

笑声中,迁脚女凑近了他,轻声到:“先生,如果你不习惯,我们楼上还有单间,清静得很,就加10元钱而己。”

白何这才想起,自己连价也没问。

“那,迁脚多少钱呢?”“45!每次45分钟,打飞机翻一倍。”迁脚女笑盈盈的看着他:“我可注意到了,你刚才在对面游荡了很久。算你聪明没进去。你要是进去了呀,哼哼!下面舒服了,可上面就难受啦。”

白何感到自己耳根发热,可仍好奇的追问。

“什么是下面舒服,上面难受?”对方又放肆的四下看看,笑到:“真有趣儿,碰到个老处男。你真想知道?莫忙,你是干什么的?才来的公安便衣?还是扫黄打非办的领导,微服查巡?”

白何摇头:“都不是,我只是感兴趣而己。”

“噢,又来了一个感兴趣的呀?”对方有些兴奋,搓着自己双手:“那,我们到单间打了飞机,我就给你讲。今晚碰到你忙活了大半天,我总得有点收入才行,对不对呀?”

白何反问:“为什么必须打飞机才讲?打飞机是什么?怎么打?”

迁脚女简单的回答:“手淫!这你该懂了吧?”白何当然懂了。如果连这个都不懂,岂不是白活了大半辈子?

他坚决地拦住了对方双手:“行了,我还有事儿,让开!”

迁脚女自然不愿意让开,可一看白何的脸色,只得讪讪放开,嘴里仍咕嘟咕噜:“即然不愿意,就不要进来。装什么正经?明明在对面逛荡了那么久,包不定就是个老嫖客,老烧棍的呀。”

不过白何听不见,因为他急切促地离开迁脚店,隐入了茫茫夜色。

首发随笔网:http://www.811tgp.com/subject/4009472/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7章有些距离的评论 (共 1 条)

  • 残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网站地图 大乐透天津时时彩 摇彩票六合彩 大乐透江苏快3
星级百家乐庄和闲 申博太阳城开户 申博棋牌游戏下载 申博会员注册
彩票平台福彩3D 一号庄优惠代理最占成 9亿游戏登陆地址直营网 588彩票网CT视讯登入
大乐透台湾宾果 大乐透五分彩 大乐透江西11选5 双色球江西时时彩
摇彩票重庆时时彩 大乐透幸运28 双色球澳洲28 摇彩票安徽快三
256SUN.COM 588TGP.COM 11sbsun.com S618A.COM 317SUN.COM
278sunbet.com 787sunbet.com 8HBS.COM 1112898.COM 578psb.com
82ib.com 179sj.com 756SUN.COM 517psb.com XSB598.COM
DC593.COM 1111ib.com 8RAS.COM 592ib.com DC815.COM